长安城 > 都市言情 > 东宫媚 > 第884章 天子一诺

第884章 天子一诺(1 / 2)

两两相对,四下沉默。

赵昔微眸光越过他的肩头,看向殿门外。

门外,日光耀耀,侍卫隔窗伫立,在墙上投下一道道锋利的刀光剑影。

面前,是新皇陛下,他正握着她的手,目光幽暗。

这大概就叫雷霆雨露、恩威并施吧。

漫长的沉默过后,李玄夜再度开口:“赵子仪给孕妻下毒,以至胎儿死亡,此事是抵赖不得的……”

他停了停,眼神复杂,“你那日不该烧毁证据的,我知道,你此举是为了保他,可你不明白,即使没有那张证据,他也保不住的。”

他捉着她的手指,语气温柔,“微儿,此事你并不知情,你不应受他牵连。按照祖制,新帝登基,将大赦天下,我会赦免你。”

“待事态平息,我会迎你入宫,我们重新开始……”

他把她的指尖放在唇边,轻轻吻了吻,“天子一诺,五岳皆轻。我向你保证,此生再也不会丢下你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此时此刻,柔情蜜意,海誓山盟,任凭是谁都难免沦陷。

可赵昔微却独独抽离了出来,她出言打断他,“陛下重情,令人感叹,可是——我若不想留下呢?陛下还会赦免我吗?”

但是她目前最关心的,却不是留在宫里做妃嫔,而是——如何能尽快解开通玄术。

李玄夜蹙了蹙眉,语气凝重:“赵子仪倘若一死,你则成为孤女,在京中无可立足,我如何能放你走?……我宁愿留你在身边恨我怨我,也不愿看你独自在外承受风雨……”

赵昔微手指挣了挣,从他掌心抽出来。

她凝视着他,看着他幽深如潭的瞳孔,也看着他瞳孔里的自己。她的眸光坚定而清明,她感觉自己的内心一片祥和,没有一丝犹豫拉扯。

她的唇角轻轻弯起,微笑答道:“可是陛下忘了?我本是风雨中而来,挫折我已见惯。而留在宫中,成为后宫怨偶之一,那便与赐死我无异。”

李玄夜喉头一梗,对着她云淡风轻的模样,一时竟发现自己有些紧张。

她却不看他,足尖一探,从御案上轻盈落地。

他只觉怀中一空,转头看去,见她立在殿中,离他几步之远。

她抿唇一笑,向他微微一福,道:“多谢陛下开恩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这一礼,为着我们曾经的举案齐眉,亦为着陛下如今的情深义重。我父亲酿下大错,陛下赐他一死,这是他咎由自取、罪有应得、死得其所。”

“我作为罪臣之女,能留下性命,已是法外开恩,至于陛下许诺的贵妃之位,恕我实在惶恐不能受。还请陛下看在我态度诚恳的份上,能放我安然出宫……”

说完,深深又是一礼。

这一番话,刚柔并济,无可挑剔。

李玄夜站在殿中,只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是从未有过的沉闷压抑。

他这一生中,从未受过什么掣肘,于国政于私情,他都不曾体会过失败。

可唯独在她身上,他几度费尽心思,却屡屡挫败神伤。

他从小就是被当作储君培养,他比谁都明白自己的使命,他绝不能辜负宗庙神器,也绝不能辜负江山社稷。

可是,他也不愿辜负自己的心,不愿辜负这一片情。

他想要两全。

——李玄夜做了十几年的太子,在他即位的第一天,他试图拥有江山美人的两全。

可他发现,美人并不买账。

他陷入了一丝难以察觉的、幽暗沉重的情绪里面。

他能放下涉及亲人的恩怨,能撇开伤及皇权的谏言,这是他日月昭昭的真情,可她却偏偏视之如土,不肯领受。

他承认,他并不是儿女情长之人。

沉默了片刻后,他终究还是把情绪悉数压下了。

他负手从御案走了出来,经过赵昔微身边也没再看,只走到了殿门前,这才止步。

已近午时,日头直射,殿前的白玉石砖,犹如碎了一地金辉。

他眯了眯眼,忽然开口,对背后说道:“那你走吧。”

赵昔微一怔,看他之前的喜怒无常,还以为会有好一番拉扯,没想到这么快就准了?

“你想要自由,朕不愿阻你。”他转过身,目光亦是清明,“你说,强留在朕身边,与赐死你无异。朕怎能让你受此折磨。”

他又走到御案前,拿起那张书帛,递给了她:“这是赦免诏书,你拿着它,今日便可出宫,从此再无罪责。”

“陛下。”锦帛的纹路贴在掌心,赵昔微还是觉得有些不太真实。

她自由了……

皇帝亲笔拟诏,赦免了她一切罪责,并同意让她出宫。

她马上就可以查证通玄术了!

一阵喜悦浮上心头,她一提裙摆,欣然下拜:“多谢陛下!”

还觉得不够隆重,又双手平于眉心,伏地又是大拜:“陛下万岁万万岁!”

李玄夜眸光沉了下来。

这么久了,他头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的喜色,仿佛下一瞬就要欢呼雀跃了似的。

思及她弹奏凤求凰时,那心不在焉的神色,他忽然觉得有些讽刺。

不就是一份旧情而

最新小说: 和明星一起荒野求生 每天一个概念技,你管这叫弱鸡? 财富自由从疯狂花钱开始 华娱2000:姐姐好 灭族不够还要挖祖坟?你惹错人了 1977:我的文艺人生 你跟我说这叫过气艺人? 老婆是天后,从再见恋人开始 女明星们都来倒追我 女频女主集合?哥们可不是舔狗!